專訪德國女性主義作家愛莉絲史瓦澤

什麼是「完整的女人」?

作者:蘇岱崙

出處:Cheers 第016期 2002/01/01 出刊

 來自德國的愛莉絲史瓦澤(Alice Schwarzer)是新聞記者、文化評論家及女性主義作家。她參與女性主義運動已經有30年,也曾經訪問過法國的女性意識啟蒙者西蒙.波娃(Simone de Beauvoir)。史瓦澤在德國幾乎是家喻戶曉的人物。史瓦澤在台灣出版的作品有《女性的屈辱與勳章》與《大性別》。她也是德國女性自覺雜誌《艾瑪》(EMMA)的編輯兼發行人。在台北暖冬的午後,史瓦澤接受《CHEERS》雜誌專訪。她談到不同社會在邁向兩性平等過程中所遭遇的共同問題,特別是在工作領域。她也期待女性作為一個「完整的人」,就像男性一樣。

 

Q你曾經提過最尊敬的是「完整的女人」,在你的心目中,什麼是「完整的女人」?

 一個完整的女人其實就是一個完整的人。作為一個人,來到世界,男、女其實是被教養出來的,是後天製造出來的。用生物學觀點來分配性別角色,我其實是非常反對的,因為一點也不合理。
 作一個完整的人,女性要先自己從女性的監獄中解放出來,發展各種潛能、激發各種可能性,把男性的性情與能力拿回來。但我不會把重心放在男女間的歧異上,反而重視一種「兄妹情誼」,兩性是要一同發展的。當然這條路還很長,離目標還有一大段。
Q女性這些年來似乎進步得很快,但是相對男性進步得比較慢。女性該如何幫助男性更瞭解女性,改變自己的想法,讓彼此在感情與工作上有更公平的機會?

 女性進步比男性快是一定的,因為這對她們更好啦,對男性而言,因為他們是既得利益者,要他們放棄不容易。
 女人當然自己要去決定,面對不同關係的男性該怎麼相處,例如面對爸爸、丈夫、兒子時,怎樣的相處才能使衝突消失。這當然是很難的,但女性必須要嘗試去做,有時甚至也必須妥協。
 減少衝突、減少痛苦,甚至有時妥協,對我們自己是很重要的,但更重要的是,自己要承認自己是在妥協,同時也要讓對方知道你是在妥協,為了讓彼此能和平共處而努力。但妥協不是只為了讓事情容易、簡單化,但是為了讓彼此瞭解,彼此能和平相處。
 女性與男性間的關係,是一種權力問題,所以必須要彼此討論、彼此請求。最好的情況是男性也能瞭解,但我所擔心的是有些男性根本不瞭解、甚至沒有意願去瞭解女性。這個時候女性必須做一些選擇,而且彼此必須認清可能承擔的後果。例如,女性期望的是被男性瞭解,如果對方做不到,可以離開對方,但女性必須清楚可能會被孤立、可能會很慘,但最重要的是,女性要讓對方及自己知道,不是沒有對方活不下去。女性不可以不惜代價,為了依賴他、愛他,去依附他,而去忍受沒有自我存在的狀況
 男人自己也必須重新學習、做一些轉變。有些男人雖然孺子不可教也,但是許多很好的男人值得幫助他們重新學習,這一類的男人也比較懂得尊重女性。不論男女,都應該學習帶有尊重的愛。

Q很多女性在工作時,別人批評她太強勢;但陰性特質比較強時,又會被批評為情緒化,似乎動輒得咎,這種情況該怎麼辦?

 A其實沒有任何解答,但是自己必須思考、堅持自己的作法,不要讓別人來定位你。像我在德國,也是經常被人家批評為男人婆,當30年前我還年輕貌美時,我作為一個女性主義者,別人都批評我一定是找不到男人。他們根本不聽你講什麼,但就是用這種方式來欺負你,讓你對自己產生質疑,讓你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哪裡不對,其實都是沒有的事。

Neys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