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起世界上的其他靈魂

我們擁有的真的是相當豐足

無論是物質或心靈上

 

年到了

何不將愛傳到更需要幫助的人身上

讓全世界的人都過個好年!?

愛永遠不嫌少  大家一起來.....

 

台灣送愛》強震後 寒冬至 巴基斯坦難熬

【聯合新聞網 本報記者張幼芳】

去年十月八日,規模七點六強震重襲巴基斯坦印度交界地區,逾八萬人罹難。這個災難比起南亞海嘯,受到的國際援助極少。眼看寒冬已至,災民處境更艱難。

不過,一群台灣救援者的努力並未停過;喜馬拉雅山區災民的需求,讓他們心焦。

「他們好奇問我從哪裡來?台灣在哪裡?是中國人嗎?」中華基督教救助協會救助部主任曹聖和,是第一批勘災的台灣救援者,災民根本不知道,治好他們病的醫生,從哪裡來的。

救助協會與展望會、台北靈糧堂等組織,震後至今派出八梯次醫療志願隊。這群台灣志工,有醫學院學生、教授、有開業醫師,也有退休護士,他們暫時放下在台灣優渥的工作,到受災最重的村落進行醫療服務。

從巴基斯坦的首都伊斯蘭馬巴德出發,台灣醫療隊只能輾轉到最接近震央的加霸與加伯利村,至於震央所在的喀什米爾,沒有路、軍方也封鎖,曹聖和說:「根本是讓災民自生自滅!」

台大醫學系七年級學生許閔彥上月赴災區,巡迴十村落,一天跑兩個村,周末到大批災民聚集的大型帳篷村看診,平均一天看一百五十人,許閔彥感嘆:「擠膿擠到手軟!從沒在這麼短時間看過這麼多傷口。」

曹聖和說,災民的病不是大病,但缺醫生、缺藥,當然不會好,甚至因感染而喪命。

許閔彥看過一個耳朵嚴重潰爛的小男孩,他原本只是被石頭壓傷,因為缺乏藥品,大人拿了不知名的白粉塗抹,直至傷口全是膿;一個女孩腳燙傷,家人完全沒有處理,台灣醫療隊到達時,小女孩的腳已發炎嚴重,「都快爛掉了」。

還有個小男孩撿未爆彈,左右拇指飛了,他幫忙清創、消毒、擠膿,卻沒有藥品作局部麻醉,小孩痛極飆淚,卻哭不出聲音。

曹聖和說,穆斯林認為地震是阿拉的旨意,在災區沒有人抱怨,也看不到悲情,但也因為這樣,許多人無法把痛苦說出來。

約十一歲的爾杜因為過度驚嚇患了創傷症候群,目睹媽媽、姊姊慘死,她肌肉萎縮,雙腳沒辦法站。還有更多的孩子,因為過度驚嚇,幾個月都說不出話來,「從地震後,他們就沒有笑過。」

許閔彥去年底回台,高兩屆的學長洪宗民十二月卅日接手赴巴基斯坦。廿七歲的洪宗民說,他一天看兩百廿個病人,「感冒、拉肚子、咳嗽、皮膚癢……,什麼都看,看得頭昏眼花」。一月十日回台的洪宗民說,臨走前已經看到接替他的醫師胡家儉,原是澄清醫院家醫科醫師,已經向院方辭職,準備長駐巴基斯坦。

物力有限、人力靠自願,參加協會醫療隊的志願醫師以「接力」方式,依序由台灣飛去,中間短暫聚首、交接病人。

曹聖和說,當地很需要冬帳禦寒;聯合國估計春天來臨前,會凍死一萬人。但六十萬頂帳篷的需求,聯合國只能籌出廿萬頂,「諷刺的是,世上冬帳第一輸出國,就是巴基斯坦;世上第二貪汙國,也是巴基斯坦。」曹聖和擔心,就算外界捐輸,帳篷能不能送到災民手上?

如何幫助巴基斯坦地震災民?

中華基督教救助協會長期徵求醫護人員志願到巴國災區義診。冬帳等物資、醫療用品如除蟲藥、頭蝨藥,對當地很有用。

此外,當地災民多從事畜牧,所得有限,孩子在空地上就著破舊的小黑板上課,許閔彥認為有經濟支援,他們才可能換到教室裡讀書。

想出力當志願醫護,或出錢補給醫療用品,可洽中華基督教救助協會(榮譽理事長孫越),電話(○二)二七七六九九九五,劃撥帳號一九二八一九○八,戶名:中華基督教救助協會。

Neys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